煮秦:第一百二十六章 决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吾曾在荧惑守心之后夜观星象,发现这东方帝星暗淡,**之土只有一人称帝,故此在下推出秦王已是命不久矣。

    竟有这等事!韩信此时的神情不亚于听到陈鱼能制出会炸的火石。

    我知你对星象方士如此玄之又玄一说不喜,但是这世间万物存在自然有他的道理,譬如那萤火守心之象,韩兄不觉得像是在预示着什么麽?

    许是陈鱼坐的乏了,又或是陈鱼觉得该站起来与韩信交谈以示尊重,面对着韩信这个无神论者,陈鱼开始了他的星象之说。

    交谈依然进行着,陈鱼甚至将易经八卦都搬了出来才说通韩信。

    韩信看的书少,对于陈鱼的说法没有发表什么过多的见解,但是也没有再提反秦这件事。

    他没提不代表陈鱼不清楚他的意思,借着谈论天下大事的时候宛转的对韩信表达了一个意思之后便结束了这场夜谈。

    若天下兵起汝为上将军!

    韩信走了,带着对陈鱼的敬佩走了,象棋是他研究的,他本意是让这些棋子按着格子一步一步的走,但是在陈鱼说起若这棋盘就是战场的时候如何能不考虑棋子的行进方式呢?

    于是在韩信的进一步探讨下陈鱼告诉了韩信所谓,马走日,象走田

    韩信还是没懂陈鱼所说的大炮究竟有多大的威力,他所想的依然是那个百余人才能动用的投石车。

    也就在不久之后,陈鱼以一个大号的榆木桶做出了第一门大炮并且对着咸阳宫轰出第一炮的时候,韩信才知道眼前这个敢把主帅至于前的方士有何等的本领。

    当然那是之后的事情了,现在的他们还没有到咸阳。

    夜里的风辗转着,飘动着,盘旋着,波动着,两处的夜谈定下了杨县这件事如何处理,也定下了韩信暂去咸阳的决定,或许只有正仰头望着星星的灵儿知道陈鱼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夜里的风拂在了灵儿的脸上,灵儿一个哆嗦,看着自己晒得有些黝黑的皮肤嘟起了嘴。

    先生还是很看重灵儿的。

    自己也要为先生做点什么。

    先生是不是还在想那女子。

    若不是因为自己,先生也不用和那个什么韩信深夜长谈了。

    他们在谈什么。

    阿娘是不是变成了一颗星星。

    咸阳是个什么地方,会不会也像这一路上有人追杀呢?

    灵儿开始了漫无目的的遐想,直到这夜风再一次给灵儿检查了一遍身体,灵儿才回到了榻上,渐渐的睡着了。

    有人睡着了,自然有人醒着,杨县之外数里一个名为霍县的地方,几个大汉正围着团篝火坐在一起,火上架着肉,几名大汉正举着酒具饮酒,其中一身形微壮之人抹了抹头上的汗,大笑了起来。

    这人正是从安泽县至此的彭越,在他面前一年轻人看到彭越大笑也跟着笑了起来,举杯与彭越行礼,仰头一口将手中的酒饮了。

    栾布兄弟好酒量!彭越的笑声更盛了。

    栾布抬手从架上将肉取下来一块,从旁拿过了刀俎之器,将烤好的肉分成了数块递给了众人。

    听闻这河东郡来了一位大人物。栾布拍了拍手顺势说道。

    莫不是那个面见秦王直言八月八之期的左慈?彭越身旁一人拿过一块肉一边嚼着一边问道。

    正是此人,相传在砀郡之时那黑风主寨四大主事皆是死在此人剑下!栾布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直言道。

    传言而已,我曾想去那黑风主寨寻个位置,哪知那几人只是让我做些杂事,死了也好。彭越拿过几根木柴扔进了火里。

    那这长生一说如何而言?距八月初八之期以近,不管他这长生是否属实,但总有人是不希望他进咸阳的。

    不如我们前去看看这方士如何?

    二虎相争,过些时日再去吧。彭越抬起了头,以命令的语气说道。

    彭兄说的极是,倒不如我等去那咸阳看看。栾布看着彭越,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