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而无章:第133章 有些情绪来得莫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和那位已经和我爸离丨婚的母亲有关,这些事情她也从来不做。

而有那么一段时间,洗碗拖地这件事情,我爸不在我都会做,因为我觉得这是那个年纪的我应该做的事情。

所以初中的时候,假期里,只要父亲不在家都是我洗碗。

到了后来,我觉得父亲上班很累了,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也不该他们洗碗,所以我就把洗碗这个事情承包了。

    可是,这件事情没有任何人夸过我也就算了,渐渐的仿佛还变得理所当然。

仿佛这就是我必须干的事情虽然我确实应该分担家务,但是为什么会是那种感觉那天天气特别冷,水也冰的刺人,那天正好还是我的生理期,我本来就会痛经。

所以,我没有去洗碗。

奶奶就直接去洗了,而我爸不问前因后果就说我越来越懒再看看一边嗑着瓜子看着电视养尊处优的母亲我的愤怒值达到了顶点。

    凭什么做事的反倒被问责,而从来不干的人却安逸自在?好吧!做人要公丨正,偶尔她还是会洗一下碗做个菜什么的。

但是这些事情在那一段时间了,基本成为了我的假期日常,不单洗碗拖地,我也帮着洗菜做饭。

但是,我成了越来越懒的人父亲是以什么为标准判定的?那件事情让我很伤心,自那之后我只是心血来丨潮或父亲不在家的时候会去洗碗了。

    别问我为什么,我现在想起来还是会有些心里不平衡。

很多事情真的不能有参照物,不看不听不想就不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情绪。

但人是社丨会动物,那里会没有同类?进进出出都是人,哪怕你在家,只要不是一个人住,那都是会有参照物的,并不是你想不听不看就能屏丨蔽在生活之外的存在。

我现在真的好很多了,原来比这还容易受影响。

    今天如此敏丨感,大抵也是因为处在生理期人比较容易感性比较脆弱,才会一不小心就陷入了难解的情绪。

是不是真的到了该找个对象的年纪了?原来觉得一个人也没啥,但今丨晚那俩老丨师的事情却让我觉得,还是需要一个依靠的。

    其实,我也从来没抗拒过找一个归宿,可我仿佛注孤生一般,从未遇到过给我安全感的人,包括我的父亲也没给过我多少安全感这大抵也是我比较敏丨感易惆怅的原因之一吧!愿我此生能遇一人,让我心安可依靠,而我也定不会辜负他给的侠骨柔情。

    ——2018年10月22日星期一20时53分    (本章完)。

    情绪来得很莫名,有点失落有点难过。

    幼儿园的事情让我突然很落寞,首先是工会主丨席突然改成了别人,其次是看到别人有所依傍。

    先说工会主丨席这件事吧!两个星期前老板来找我,让我填写了一份申请表,申请成为工会主丨席,一开始我是不愿意的,因为我怕麻烦。

但由于我是那种不太擅长拒绝别人的性格,也就写了申请。

    但让我有点郁闷的是,今天由教丨育丨局工会主持的第一次工会主要成员选丨举的会丨议上,我突然变成了监审委丨员老板什么也没说就这样把人换来换去,也是很有丨意思了!但是听完会丨议发现私立幼儿园工会的监审委丨员好像不需要做些什么,那蛮好的。

让我不舒服的也就是不声不响被换这个事情,反正我们这个老板处事方面是有所欠缺的。

    第二个事情就是,突来的感慨。

两个闹得很凶的老丨师,上上个星期都要双双辞职了的样子,结果这个星期神转折,一个帮另外一个说话搞半天是其中一个向另一个道歉了。

当然,这也只是单方面听其中一个老丨师说的。

她们两个不对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也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些什么,突然就息事宁人了    那两位关系不对盘的老丨师,其中一位的先生是另外一个学校的办公室主丨任,另外那位老丨师的先生是个文笔很好的部门干丨部。

不知道他们私下有过什么沟通,听她们的弦外之音老公都是出面沟通丨过了,不论是她们彼此的先生本人面对面,还是对我园的老板,应该都是出面彼此沟通丨过了。

    真的是很小很小的一件,和我甚至没有多大关系的事情,却让我有点难过。

没有这样一个人,会在我难过的时候主动帮我做些什么,可能跟我不会示弱,什么都习惯性硬抗有关系。

我目前最能依靠的父亲,他很少为我主动出头什么的。

    甚至现在他对我的一些好都是我主动要求才得来的,他偶尔会给我带早点是我主动要求的,他带我和奶奶出去遛弯也是我要求的我甚至不敢觉得他做饭给我吃是应该的,至于不用我洗碗做家务这点,我真的心怀感恩。

这两件事倒是从小到大我都没怎么做过的,当然我也不会理所当然觉得这些不该我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