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管这也叫金手指:第二十三章 无法感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一下让他发觉了不妥,这名骑士就像没看到夏洛特般,时不时左顾右盼观察四周动静。两人近到几乎可以感觉到对方呼吸,但他却对夏洛特视若无睹。

    夏洛特顿感奇怪,检查自身,并未在身上恒定隐匿幻术。他心中闪过一个可能,试探着拍了拍身前骑士的肩铠。触手能感觉到钢铁冰冷坚硬的触感,那名骑士也有所感觉,奇怪地看向了自己的肩膀,然后伸手拍了拍肩膀上不存在的灰尘。

    怎么了?守在侧门另一侧的同伴问他。

    没什么。骑士脸上露出困惑之色,我刚刚感觉有人碰了我一下。

    你确定?另一名骑士严肃地问。

    他困惑地摇了摇头,不确定,可能只是错觉吧。

    小心一点,也许有人用幻术隐匿了身形。

    不至于吧两位陛下在此,有哪个家伙会得了失心疯跑到萨瓦堡来撒野?

    另一侧的骑士似乎被他说服,尴尬地点了点头,也是但小心点总没有错,万一让人惊扰到皇太子和那位小公主就不好了。

    被夏洛特触碰的骑士点了点头,从两者的对话中可以看出,他们根本就看不到眼前的夏洛特。

    这是怎么回事?夏洛特明明没有使用任何幻术,但为什么无法被任何人察觉?难道是这一次意识防御有什么特异之处?这样一来,他该怎么破解这一次的难题?

    带着疑惑,他索性大摇大摆地走进城堡,其间遇见了指挥城堡内务的亚伯拉罕,他也无所顾忌地站在亚伯拉罕身边观察他的反应。不知该说是遗憾还是庆幸,就连亚伯拉罕都无法察觉他的身影,哪怕他有意触碰,亚伯拉罕也只是警觉地观察四周,根本看不见近在咫尺的夏洛特。而且很快,他就把这当成了自己神经上的误判,将疑惑抛诸脑后。

    这一次他才彻底确认了这次任务的游戏规则,他无法被任何人感知,哪怕可以触碰对方,但对方也感知不到他的存在。而且最有意思的是,在接下来刻意打翻盆子、推倒花**的试验中,他发现人们虽然会注意到这些怪异的现象,但很快就像被某种抑制力影响一般,很快就将这种异常抛诸脑海。

    这个规则真有意思夏洛特从腰包里掏出命运钱币把玩翻转,就好像我是不存在的人一样,无法被这个世界的生命感知,估计我在这儿施展一个传奇级的法术人们也只会把它当成一场天灾。就是不知道,在这个场景中的陆斯恩和伊格尔能不能感知到我的存在。

    他将命运钱币不断抛起又接住,果不其然,不仅是他无法被人感知,就连不断抛起落下的钱币也同样如此。他边走边想,为什么希尔维亚要构筑这样一个意识防御体系?是有意为之提高难度,还是无意中生成?

    要知道,意识海这个玩意可以说是人体最为神秘之处,哪怕是根源王者也不可能掌控自身每一个念头。无时无刻,在意识海中总会有潜意识生成,哪怕是当事人都无法察觉这些念头的成因、发展和湮灭的过程。

    人们总会遇到这种情况,朋友跟他提起某件事,他思考良久,然后只能模棱两可地回答——哦,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这个道理在每个法师身上同样如此。

    只不过,越强大的法师能够约束的念头越多,能够瞬间记起的记忆片段也越清晰全面。就好像拥有记忆处理术的夏洛特,他就能瞬间记起过去发生的所有往事,但即便如此仍有遗漏,那就是前世的记忆早已模糊不清,现在的他别说记起自己前世的名字,就连住在哪个星球都已记不清。

    正因如此,这次任务中如此奇怪的规则才会让夏洛特怀疑,怀疑这儿是希尔维亚潜意识中被动生成的场景。

    不过无论是哪种可能,关键是要找到解决问题的核心。他打算先去寻找这个意识场景中的希尔维亚,看看能否从她的身上找到什么线索。

    然而刚转过走廊的转角,夏洛特迎面就遇上了出乎意料之人。他顿时浑身汗毛直竖,如同遇到天敌般心脏缩紧,浑身肌肉绷得僵硬。

    一名留着黑色长发、身穿白色贵族居家服的俊秀青年和一名穿着黑衣的阴鹜青年并肩而行,他们正从下层的螺旋阶梯往上,恰好进入这个走道。

    是时之主陆斯恩和魂之主伊格尔!

    夏洛特几乎连大气也不敢出,刚刚他还有过在这两位王者面前试探他们能否感知自己的想法,可真正看到他们时,却只感到一股凉意从尾脊骨直窜天灵盖。

    他现在唯一想的是,如果被这两人窥破行踪,他该用什么花言巧语来蒙混过关。

    夏洛特紧贴在墙壁,下意识地低头做出恭敬状,好为自己留条退路。但接下来的一幕既让他松了口气,又让他极为困惑。

    即便是陆斯恩和伊格尔都未在意他,他们两人低声交流着实验数据和想法,就这样径直从夏洛特身边走过。

    这让夏洛特有些拿不定他们是无法感知自己,还是没把自己放在心上,于是他跟着两人身后试探性地喊道,两位陛下,请留步!

    但两人却根本没在意夏洛特,仍在不时交流着继续往前。

    这下夏洛特已经可以确定他们无法感知到自己的存在,于是好奇地跟在两人身后,倾听两人的谈话。

    整理好仪容,夏洛特挺胸抬头走向萨瓦堡,在接近城堡大门前他对拱卫城堡的骑士们高声介绍。

    本人夏洛特费拉德,是新立法师组织秘之仪的首席法师,听闻时之主陆斯恩与魂之主伊格尔两位陛下在此,特来拜见请教,还请诸位大人代为通传!

    费拉德是塞西莉亚的姓氏,他在此窃用以掩饰身份。夏洛特话音落下,站在离城门十米开外停步以示尊重。但过了十来秒,却发现无人回应。

    那些骑士们尽职尽责地观察四周,似乎根本没把夏洛特放在眼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