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命的我的异世生活竟然是这样:第162章 罗刹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见此景象,姜研不禁长叹嗜血美人、美人嗜血啊!

    事后,姜研回去向叔父请教——人吃了鬼肉会怎么样?恶鬼吃了鬼肉又会怎么样?

    姜大叔说人吃了鬼肉立马就会毙命;倘若鬼将其他鬼的‘肉’给吃了,经过他的肠胃消化反应一阵,就可以吐出‘鬼毒’来。传说这东西可以把人连肉带灵全部腐蚀掉,而且没有解药。

    听了叔父的话,姜研明白那苏郁绝非善类,迟早要在s市生出祸端。于是,身为灵界执法者的姜研决定将其正法。

    本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原则。姜研决定多调查些苏郁的情报,充分了解她之后再抓她。

    7月8日,姜研查出苏郁和一个叫唐禹的男人关系极度暧昧。不过,这唐禹却是个正常人,一点也看不出他和恶鬼的交集。

    可是,姜研还是决定双管齐下——7月9日,姜研自己继续跟踪调查苏郁,堂弟姜明则去跟着唐禹,希望从他身上得到什么线索。

    后来,姜明遇上了罗尔她们,也就没能继续跟踪。再后来,便是罗尔救了濒死的姜研并送他回到了这里。

    至于在七泉寺里,姜研到底和那苏郁之间发生了什么,那都只有等到姜研醒来问他本人了。

    日落西山的时候,姜研从昏迷中渐渐醒来,而罗尔也在此时恢复了些许精神。当姜研看到罗尔她们的时候,可以说是又惊又喜。他也总算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中了鬼毒之后还安然无恙。

    众人从姜研的口中得知,苏郁去七泉寺里的目的是为了偷祖师塔里历代高僧的舍利子。

    弄清她的来历了么?罗尔问姜研道。

    没有,姜研摇摇头,当时,我看她要偷祖师塔里的舍利子,就上去阻止。我凭着打神鞭和她斗了几个回合,开始还平分秋色。可后来,那苏郁从嘴里将一团黑雾吐在手上,然后她整只手就都变黑了,而且她的动作还突然变得十分迅速。才一招,我就被她的那只‘黑手’拍中了背心。结果,身上立刻被抽空了力气,而且感觉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攀爬啃咬一般。就在这时候,有人打了个电话过来说着,姜研看了看罗尔和罗雅,是你们谁打过来的吧?我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在倒下前隔着裤兜按下了手机的通话键,后来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哎——幸好我平常都是把手机调在‘振动’状态,如果让那苏郁听见我手机响,我哪里还等得到你们来救我。更幸好那时候打电话来的是你们,不然我也该死无丧身之地了

    你还要幸好当时姜明胡乱说了句‘grs’,不然,你也该上西天了。罗尔在心头补充道。

    总而言之,就是在这诸多巧合的共同作用下,我们姜研同学的命奇迹般的保住了。这也让场罗尔、罗雅、叶馨、姜明和姜大叔感叹了一句打不死的小强

    对了讲姜研,罗尔又问道,我在给你疗毒的时候发现你身体里有股外来的力量在保护着你你这段日子,有什么奇遇吗?

    奇遇?姜研考虑了一会儿,对了,在来s市的前一天晚上,我师父教我练‘五味真火’。可他嫌我功力太低,就给我吃了颗半红半百的药丸。

    药丸?天风子给姜研吃了什么东西罗尔是不得而知的,可作为天风子老友的罗雅应该知道点线索,于是,罗尔将目光投向罗雅,向她寻求答案。

    罗雅明白了罗尔的意思,于是问姜研道那你这阵子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没有?

    特别反应的话?就是有的时候身上忽冷忽热的,不过一会儿就没事了。还有就是这阵子我老做梦。姜研答道。

    做梦?什么梦?罗雅继续问。

    我老梦见师父在古代的日本用五味真火烧死了一个雪女,而且,那雪女的丈夫还冲进火力跟雪女殉情。

    听了姜研的解释,罗雅明白了那药丸来历,点点头说看来天风那家伙是把雪姬和忠一郎的丹元给你吃了。

    丹元?姜研疑惑道。

    不错,罗雅点着头,就是你师父烧死那个雪女和她丈夫之后留下来的东西,那里面可有那个雪女的百年功力和她跟她丈夫的感情。如果你现在正在修炼五味真火的话,雪姬和忠一郎的丹元正好可以同时填补你在功力和人生阅历方面的不足。但是,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你似乎根本就没有把丹元给消化掉啊!

    罗雅的最后一句话弄得姜研脸红不已。

    不过罗雅却没有就此打住的意思,她继续说道照姜研你现在的情况来看,就像是得了一个巨大的宝藏,却没有打开宝藏的钥匙。只能对着拿不出来的金银财宝无可奈何。你现在需要的恰恰是时间——用来找钥匙的时间。你需要时间来修炼调息,将雪姬和忠一郎的丹元消化掉,将其完完全全变成属于你自己的力量。

    当时,姜大叔并没有起疑心。因为在s市,他如果在灵异神怪的知识方面认第二,就没有人敢认第一。姜大叔毕竟也是姜太公的后人,家学源远流长。而且,他和他的那些喜欢钻研各种奇奇怪怪法术的兄弟姐妹不同,他从小只喜欢读书,家里收藏的各种珍藏典籍,姜大叔都烂熟在胸。说得简单点,姜大叔如今装在肚子里的墨水,足够写上十本老罗发给罗尔的那种《灵界百科全书》。所以,像苏郁这种来找姜大叔收集素材的恐怖小说作家平日里不知要来多少。

    但变故也就发生在苏郁来的那天晚上。姜大叔因为做殡仪生意的缘故,自然会认识不少鬼魂。其中不乏有和他志趣相投的,大家跨越阴阳两界做了朋友,偶尔也回来他这儿串串门。

    那天晚上,姜大叔的一个鬼朋友来找他聊天。可是,他的这个朋友一进屋就惊异道咦?!!!好大的血腥味!

    那朋友在姜大叔屋里转了一圈。最后,指着白天苏郁坐过的凳子说就是它!就是它!

    你就是什么啊?姜大叔被他那朋友搞懵了。

    可他那朋友却神色严峻地指着凳子说老姜,你白天是不是见过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姜大叔大为不解,如实回答道没什么啊!坐在这凳子上的就只有一个女作家。

    女作家?那朋友摸着凳子沉吟道老姜,我实话跟你说,你这凳子上,留着那地狱里最喜欢吃人肉的恶鬼身上才发出来的血腥味。这味道如果是人,任你法力再高也闻不到,只有我们这些鬼呀魂呀的才分辨得出来。那东西找你也不知要耍什么花样,你自己还是小心点为妙。我最近也不来找你了,如果那玩意儿真的想打你主意,我们这些小鬼也不是她对手。我先走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