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王传奇:第39章 狂沙之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呦,福义掌柜巴扎兄弟,小乙兄弟来了!迎面走来的陈皓月眼尖,看见了刚入门的福义众人,连忙拱着手上前招呼,此次行镖大会事务繁多,勿怪我未亲自上门邀请啊!

    陈皓月的品行,陈小乙及巴扎乃至跟随而来的两名拳师,均是有目共睹。若说君安慕容霸天的倪端霸气为慕容家特性的话,那陈皓月的温文尔雅便是兴隆镖局的代表了。

    巴扎自知论地位及武功,皆不为其对手,见陈皓月如此行礼,也是赶紧上前拱手作揖,陈掌柜言重了,我小小福义当日也承蒙兴隆照看才得以保存。兴隆之情,陈掌柜之恩,巴扎在此谢过了!

    陈皓月则微笑地摆摆手,对着巴扎身后的陈小乙说道,小乙兄弟,当初本与你商定来我兴隆一叙,可未想期间发生如此之多事端,直至今日,我们才得以见面啊!

    陈兄的邀请,小乙当不忘心头。陈皓月当初交给小乙的那块玉牌,至今还被小乙随身存放,对于一代豪侠,陈小乙怎会没有结识的意念?

    陈皓月当初对同会镖局之为自是心中厌恶,对当日小乙之为却是赞赏有加。只是如今的君安确实风声鹤唳,兴隆作为龙头镖局,一举一动不仅被君安大小七十余镖局看在眼里,也同样被城主府之人盯梢紧凑,作为分号掌柜的陈皓月近日来也因此烦心不断。

    陈皓月及陈小乙不远处,数名身着暗褐色衣袍的男子同样引人注目,所至之处,众多镖局掌柜及为首之人均是拱手作揖,笑脸相迎。

    在当今君安有如此地位之人,除了兴隆众人外,也只有郭氏狂沙镖局了。作为此次行镖大会的牵头人之一,虽举办地并非狂沙镖局本部,可也早早到来,与来场之人寒暄招呼,表现出其大家风范。

    少主,你瞧那边!刚刚与一名中等镖局的掌柜打完招呼,面带笑容的郭无敌在身后老者的提醒下,侧目向陈皓月,陈小乙所在方向看去。

    看至此幕,郭无敌的目光一凝,面上笑颜消融,沉声道,福义镖局既然已来了,那就替我引见引见吧!

    面容枯槁,皱纹遍布的老者听得吩咐,便当先带头,领着郭无敌一行朝陈皓月及福义众人走去。

    小乙兄弟,今后若是有空,欢迎常来我。。。陈皓月的话语未毕,身后一沙哑之声突兀传来。

    陈掌柜,有贵客前来,是否也需帮忙引荐一番?

    巴扎,巴彦努尔等人循声而望,便见得郭无敌在一名沧桑老者的引领下,正缓步走来。

    原是郭少主!失敬失敬!陈小乙或是不知晓郭无敌真容,可老掌柜巴彦努尔一眼便认出其为当今所剩两大镖局的狂沙少主,如此礼节,却是少之不得。

    陈皓月本有些诧异,见的郭无敌后方才醒悟,料想,当日同会镖局挑衅福义之时,四大镖局均是有人到场。

    而郭氏狂沙镖局当日来人正是这样狂沙少主,想必对小乙也是钦佩赞赏,见福义今日所来,也应是有结交之心矣。

    思量片刻,陈皓月便大笑数声,对着郭无敌拱了拱手,如此说来,倒是我陈皓月大意忘介绍了!随后右手一摆,指向并无表情的郭无敌道,巴扎兄弟,巴彦努尔前辈,小乙兄弟,此为郭氏狂沙镖局少主郭无敌是也!

    正待陈皓月欲继续介绍福义众人时,郭无敌插声言道,想必那位眉清目秀的兄弟,便是当日一人接下同会三战的小乙兄弟吧!

    没有同福义掌柜巴扎,老掌柜巴彦努尔打招呼,也并不理会陈皓月的介绍,而是开口便指向一旁的陈小乙。郭无敌一番话,并不合乎礼节,顿时让在场之人的气氛显得莫名尴尬。

    咳咳,众位莫见怪。当日小乙兄弟一人勇接三战之时,无敌兄也是在场。今日再次见得小乙兄弟,怕是有些迫切想要结识!陈皓月慌忙替众人圆了个场,让气氛也不至于太过尴尬。

    见得陈皓月如此言语,陈小乙也心中明了,以狂沙镖局的地位,如今的福义根本不值一提。

    既然郭无敌当先开口,自己也必须代福义向这位狂沙少主做出应有的礼节,因此也是上前一步,躬身作揖,在下便是陈小乙,有幸被少主识知,不甚荣幸!

    说完话锋一转,既然有幸识得狂沙所属,在此,我便代掌柜巴扎向各位行礼了,不当之处,敬请海量!

    陈小乙的礼节可谓诚诚恳恳,既顾全了郭无敌的威严,也保全了福义镖局众人的脸面。陈皓月看在眼里,心中对陈小乙不由大为赞赏,就连郭无敌身后的引路的老者,眼中也是光彩涟涟,目光灼灼地盯着陈小乙。

    郭无敌虽平日里待人狂傲,可作为狂沙镖局的少主,也不会如同同会刘楚等人一般眼高手低,见识短浅。

    且郭无敌心中明白,面前这位一丝不苟的青年,很可能知晓与自己家族息息相关的大伯——郭先的下落,万万不能此时让自己留下不好的印象。

    微微摆摆手,郭无敌面上虽依旧面无表情,语气却柔和了些许,小乙兄弟不必如此!我郭氏狂沙镖局一向敬重英雄豪杰,小乙兄弟所作所为,我等看在眼里。

    既然已结识,便是我郭无敌的朋友。若是平日里有些困难,尽管找我狂沙镖局帮忙。我等还有些事务,待会大会上见!郭无敌来的突兀,离开的也是颇为匆忙。

    陈小乙心中疑惑,为何郭无敌会说出此番言语。论交情,若是陈皓月说出这番话,也说得过去,可郭无敌与福义众人才刚刚结识,何出此言?

    各位,尔等就先在此歇息,我再去准备准备大会事宜。待会大会上见!若有事,直接让招待之人传话于我便可!陈皓月也是抱拳告退,作为主办方的他,自然事务繁忙。

    郭无敌等人告辞后,并未于大厅内停留,而是径直走往大厅后侧的一房间。留下几名看守之人后,郭无敌与老者进入了房间。

    福伯,父亲的意思真是如此?郭无敌看起来有些诧异。

    被称为福伯的便是那位面容枯槁的老者,此刻竟有些随意地坐了下来。能在郭氏狂沙少主面前如此行为,福伯的地位可见一般!

    轻轻地从桌上端起茶杯,微微抿了口茶后,老者沉声道,掌柜的意思便是如此,今日我等需尽可能将福义纳入我狂沙所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