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王传奇:第40章 小人吴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此时听得陈皓月言辞,知得其是待客之道,微微摇首,示意陈皓月继续便可,无需客气。

    好,既然狂沙少主已上位,各位掌柜及当家的便各自就位吧。此次行镖大会,也便等就位后即刻开始!陈皓月也不是多言之人,一挥手,一干兴隆镖局所属便从其身后急步上前,引领着每位镖局掌柜,当家之人入座。

    要说座位的安排,兴隆镖局也是考虑了众多因素,毕竟此次大会最重要的事宜便是要重新划定镖局地位及新东家。若是此时因为座位问题引起某些差池,待会的商议定是寸步难行。

    大厅内座位按照君安城的分布,原本镖局所在地于北面的,掌柜的座位也便在大厅北侧,如是在南侧的镖局,则其掌柜之位同样立于南面。而座位的高低顺序,在西面及南面的镖局自是不会混乱。

    因兴隆镖局及狂沙镖局已在场,只需按照此前两家镖局对所属镖局的地位划分即可,其他掌柜也是不敢造次。而北面及东面慕容家流苏及江南飞烟镖局所属则另有安排。

    陈皓月也当是在座位的排次上下了一番苦心思,原本隶属于慕容家及飞烟镖局的众多中小镖局的座位就没了顺序,随机而坐,这样,也便不会让有些心中芥蒂者,心怀不满。

    陈小乙,巴扎等人在一名招待的引领下,走至自己的位置。一路上,巴彦努尔也是在观察各个镖局位置的摆放,看见如此安排,巴彦努尔心中也是对陈皓月的心思赞赏有加。

    都说君安兴隆陈皓月掌柜,年纪轻轻,可却着实有为。今此看来,倒也确实如此。单单这座位排次,也可看出其心思之缜密!巴彦努尔之语得到随行人员的一致肯定,陈小乙也是心中佩服。

    一家镖局的座位只有两个,福义众人自是让掌柜巴扎及老掌柜巴彦努尔入座,其余人等自觉立于身后。按理说,这座位安排已毫无问题,可这时,不和谐的声音再次传来。

    为何我等黑泰镖局之座比福义稍后?难道我黑泰镖局较之更弱?尖锐得令人厌烦之声正从身旁传来,令福义众人眉头紧蹙,不禁侧目望去。

    话语者正是于兴隆门前嘲讽福义的黑泰掌柜,吴进。此时的他似乎怒气不小,干瘦的手指指着那位引领的兴隆所属,尖锐的声音在本已安静的大厅中格外引人注目。

    这位掌柜大人,大厅本是圆弧形,座位也是按照弧形所摆。大人可当纵观全场之位,皆是按此规则摆放,并非稍后,而是弧形所致!说话之人正是兴隆的一名小镖头,引领黑泰的招待之人也便是他。

    吴进混迹江湖多年,怎会愚笨至此?只是其心中早已算计好,如今大庭广众之下,让福义众人长长记性,也好让自己的黑泰受得注目,一举两得。

    吴进两只贼眼溜溜地转上几圈,对着那名兴隆小镖头拱手道,我黑泰吴进也不是无礼之人,只是凡事都图个吉利。

    正说着,踱着脚步来到巴扎面前,面上神色更是愁云密布,仿似真有偌大的苦衷难以述说,眨巴着嘴继续说道。

    今日出门恰好我又算了一卦,今日我吴进之运全在位置,若是位置不好,也将会有大灾啊!既然位置都随机而排,我今日进门一眼便看重此位,也望这位小镖头大人有大量,让我与这福义换换位置,如何?

    巴扎听闻吴进这分明是在胡搅蛮缠,加之起初在门口时便已招其讽刺,怒上心头,愤而起身道。

    吴进!你等小人休要哗众取宠!这位置哪有吉利之言?我想你这分明是在挑衅我等!

    随着巴扎的起身,身后数名福义大拳师也是上前怒目而视。吴进这边一见福义所属如此动作,也是纷纷围上前来,争锋相对。

    怎么回事?陈皓月已带领着一干兴隆镖头走向前来,此时发生争斗,并非其所想看到的。

    嗯?是巴扎兄弟?这位是黑泰镖局之人吧?未想拨开人群,陈皓月竟然看见是福义遇到麻烦了。陈皓月心中疑惑,这座位之事自己已是深思熟虑,当是不会发生差池,怎会出现问题?

    见得掌柜来了,引领黑泰入座的小镖头便走上前去,向陈皓月说了个大概。看着陈皓月逐渐凝结的浓眉,吴进自知此事由己而起,若是处理不当,自己非但不能因之传名,反倒会给自己添加不必要的麻烦。

    于是,未等陈皓月开口,吴进便躬身上前道,陈掌柜,在下黑泰掌柜吴进,刚刚有冒犯之地多多见谅。言语中,似乎委屈至极。

    我吴进真是迷信之人,也请陈掌柜见谅。今日位置之事,确实是小人此次前来卦象所示,就请陈掌柜网开一面,就让我黑泰与他福义换个位置。此事是小,可耽误了大会的进行,可就事关重大了!

    你!血气方刚的巴扎怎能听得这吴进一派胡言,当时就想上前理论,被陈小乙一把拉住,压了压其肩膀。

    陈兄,我等福义没有意见,尽快交换便是,勿要耽误了大会时辰!陈小乙紧紧地压住巴扎青筋暴起的手臂,缓声说道。

    陈皓月也知晓这吴进多半是刁难福义,可毕竟大会紧迫,既然陈小乙已发话了,朝其微微点头,沉声道。

    既然福义众人未有意见,那便尽快交换吧!大会即刻开始!

    这场小闹剧很快过去,看着吴进那小人得志的得意神色,一直旁观未曾言语的巴彦努尔微微叹道,鸱枭鸣衡轭,豺狼当路衢。我福义,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陈皓月回至座位后,微微抿唇润桑,环顾周围,朗声话语。

    各位君安镖局掌柜,我兴隆此次举办行镖大会,所在之意想必大家都心中了然。陈某便直入主题,不再拖沓吧!

    大厅内的宾客此时皆是凝神注目,聚精会神,众人皆知,接下来陈皓月所讲,将关系到今后自己镖局的存亡兴衰。

    大家都知前些日子,城主李豫血洗慕容家流苏镖局一事。这当是君安古往今来,朝廷对我镖局最大的动作。几日后,江南飞烟镖局也因此事牵连,连夜撤离君安,让我君安本朝气蓬勃之行镖之风,陷入困境。

    陈皓月朗朗声中,语气愤慨,沉声唤人,铿锵之语让在座之人均是面露悲戚,心生感慨。

    随着一声锣响,几名兴隆壮汉簇拥着陈皓月从偏厅走至了大厅坐北朝南之座。同时,几名暗褐色衣袍的壮汉也跟随着郭无敌来到了陈皓月身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